爱十堰
查看: 8234|回复: 1

[小说] 杀死那只怪物0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1-15 09: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十多年后,陈美玲给我打来电话。在打电话之前,开始她给我发了一条微信,问我在不在,我说,有事说事,别问我在不在,我怎么知道我在不在。如果我说我不在,你要是请我吃饭怎么办?如果我说我在,你要问我借钱怎么办?你有事就直接说。她说,别贫了,有正事儿。我给你打电话说吧,把你电话号码发给我。我把电话刚发给她,一个显示成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在电话里,她说,她们教会要安排她去英国两年。这两年时间半工半读,一半时间在一个卖电子书的网站上班,一半时间可以去一个神学院学习,回来的时候,会发一个硕士毕业证。我说,你怎么尽碰到这等好事啊,是不是上帝帮的你?她说,是主指引的吧!感谢主!

我说,你怎么会想到在临行前给我打个电话,是要借钱吗?我可没有。我听得出她在电话那头一笑,说,我知道你是穷光蛋。我给你打电话,是想在北京登机前有点时间,想见见你,毕竟——她犹豫了下说,我们曾经是男女朋友嘛。我继续调侃她说,我可不承认你曾经是我的女朋友。我琢磨过好多次了,没有什么能证明我们有过男女朋友关系啊。最多,算是“十分之九女友”吧。

她顿了顿,把普通话转化为四川话说,说啥子嘛?

我说,我俩可没有发生过实质性关系。我故意把这句偏正短语说得每个字之间停顿时间相等,这样就可以有两种性质的理解。

她把四川话又转换成普通话说,你要是没事儿,后天到北京西站接我。我早上的高铁,差不多中午的时候就到了。你最近忙什么呢?

我说,没忙什么,失业了,焦虑着呢。没事干,在家写小说。但写不出来,焦虑感像饥饿一样让我分心,思路都是乱的。

她说,那你来接我嘛,离去机场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我们见一面。你不是一直耿耿于怀我不是你实质性的女朋友吗?要不,我走之前,把我们的缺憾弥补上?

她说话的口气,虽然是试探性的,但我理解的是她之所以用试探性的口吻,是因为矜持,或者说是让我来主动,她来半推半就。她是决定要这么做的。我就装作很兴奋的样子,连声说,好啊,好啊!

我之所以认为陈美玲是我的“十分之九女友”,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生过实质的性关系。坦白地说,我曾经和她亲吻,抚摸,脱光了衣服并排躺在床上手牵手聊天,但我没有和她上过床——没有进入过她。所以,十年前那个九月的一天,她突然走到我的工位前面,说她辞职了,并在一天之内快速把工作交接给我,第二天就坐火车回到成都的时候,我没什么太大的感觉。我没有撕心裂肺,甚至没有一点和朋友喝酒装作痛苦的欲望,我很平静,我在心底告诫自己,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没有和她做过爱,因此我们之间没有爱。只是有时候,我突然看到她曾经坐过的工位空荡荡,椅子被塞进电脑桌下面,桌面上也没有了凌乱的文件夹和她的水杯,还是会若有所思地盯着呆上几秒。她走后不到三个月时间,我也从这家公司办了离职。到了新的公司,认识了新的人,她渐渐就从我的记忆中淡出了。

和陈美玲认识是在2009年的10月。此前我初到北京的这一年非常不顺,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扫帚星,去哪一家公司上班,干不到三个月,公司就关门的关门倒闭的倒闭。第一家文化公司在东四环,和中国文联出版社合作,编辑一大本厚厚的文集,选了几百个作者的作品,以收版面费的商业模式赚钱,后来老板因“非法出版”被调查,公司给了我们800块钱补偿,就各谋出路了。第二家公司是个三星级的酒店,在通惠河边上,那会这里不像现在繁华。白天都非常荒凉,虽然距离国贸CBD很近,但这里人迹罕至,前三个月主要是靠着老板的朋友消费勉强支撑,到第四个月就发不出来工资,我就连同四十个服务员一起就又被解散了。第三家公司在南三环,是做电视购物的,专门把金币银币邮票之类的卖给退休在家有钱的老头老太太,但2009年的315晚会。公司的斑斑劣迹再次被曝光,老板被抓了进去,拘留了半年。我只好再找工作。后来接到面试通知,去一家在西客站附近的茶叶公司面试,面试完出来之后我才发现,我居然进错了门,本来是要去对门那家公司的。好在这次面试顺利通过了,就这样,我阴差阳错地就和陈美玲成了同事。

办完入职后,那个满脸粉刺疙瘩秃头总监领着我去认识部门同事。那时候公司正在搞装修,部门的人分散在不同的房间办公,因为没有空位,我暂时被安排在财务部的一个空位上,当我怯生生地跟在总监身后,听他一个个介绍部门同事的姓名工作职责的时候,我第一个见到的就是陈美玲,当时她才大学毕业不久,穿着白T恤和牛仔裤,一副学生妹的模样。多年后想起这天来,我发现她齐肩长发,弯着眼睛微笑的形象一直是我想起她的时候的样子,即使后来她的长发剪短了,眼镜换了,衣服的风格也变了,但这个形象一直在我的脑海镌刻,挥之不去。

那天总监看了看我,说,美玲,这位新来的同事也是写文案的,以后你俩搭档,他才来,你给他点公司的资料,带带他,快速地熟悉起来。她站在工位旁边,笑嘻嘻地说,以后就指望你了,我可不会写。引见完所有品牌部的同事,我就回到了隔壁房间自己的工位上。那些天,我和部门同事没有什么来往,和陈美玲也没有说过话,中午吃饭的时候,他们成群结队的到写字楼旁边的那个小吃街吃饭,我一个人下楼到马路对面低矮的平房那里吃重庆小面。

一天中午,我从重庆小面门口出来,在隔壁的烟酒店买了一包烟和一罐可乐,碰见陈美玲一个人从前面的树荫下走过来。她看了我一眼问,你一个人吃饭啊?我说是啊。她又问,你在哪吃饭?我努努嘴说,就这个重庆小面。我问她,你吃饭没?她说吃了。她又说,他们吃完都上楼了,我看见你在这边就过来了。你别天天一个人嘛,吃饭的时候跟我们一起,在马连道里面有个小吃街,吃的可多了,也不贵。我说,行,下次叫你叫我,我跟你们一起。我把可乐递给她,说,请你喝可乐。她调笑着说,你就请我喝一个可乐啊,我要吃冰激凌。我扭转身,说,那我去给你买。她又说,你还当真了啊,算了。谢谢你的可乐。就“砰”地一声把拉环拉开了。

我点燃了一支烟,慢悠悠吸。她说,你还抽烟啊,不像。我说抽烟还分像不像?她说,你斯斯文文的,不像抽烟喝酒的那种人。我说,那你猜错了。人哪是能看出来的啊,你看那些连环杀人犯变态杀人狂可都是看起来老实巴交的老好人哦,人不可貌相,要是有一天你说你杀过人,我都不会觉得稀奇。我看见她脸上绽放的笑意褪去,表情僵硬着,渐渐凝固,她眼睛里的光亮也明显黯淡下来,似乎深可不测,我猜不出来她到底怎么了就收敛起了欢快的笑意。我就转了个话题,我问,你是四川人吧?她冷淡地说,是的,成都的。我说,那你应该也爱吃重庆小面吧,麻辣麻辣的。她恢复了神色,说,还好,但这里我们不来,那个老板娘每次叫人取餐的时候扯着嗓门喊,口水到处喷,李珊说她能浇花了,给她取了个外号叫“喷壶”,以前还偶尔来,现在不来了。李珊是平面设计,和她一起入职的这家公司。李珊也才毕业不久,河北人,矮胖,大脸,后脑勺上扎个小辫子,屁股很大,穿着牛仔裤的双腿就像干锅里的黄焖牛蛙。

那时候我住在东五环,每天早上上班,要六点就出发,坐23路公交车,沿着两广路,穿过双井,直奔西去,抵达莲花池就到了。那一年我25岁,正值身强力壮的年龄,于是时不时的就会做些乱七八糟的梦。我觉得梦就是生活片段的随意组合,因此梦里的情节荒诞怪异,我不相信所梦是如有所思,要是这样的话,我曾经做梦在梦里杀死了父亲,和自己的妹妹做爱。我这样解释,是因为我陈美玲在我的生活中根本没有一点波澜,但我却在一天晚上梦到了她,以至于在内裤一片冰凉中醒来。很奇怪,在梦里出现的人,在醒来的现实世界,会平添几分亲切。我在换内裤,洗澡,穿衣服的时候她出现在我的脑海里,而且显得好像熟识了一般的亲切。

23路车上每天人都很多,我站在门口一只手攥着扶手动弹不得。在垂杨柳这一站的时候,车门刚打开,我就见陈美玲从抬脚上来,我们的目光正好碰在一起,也许是她没想到我也坐这一路车,她眼睛疑惑地瞪圆了,怔了一下。而我,因为与她刚在梦里相处过,而梦境中的我又对她做了那么不堪的事情,当一下子看到她,下意识地目光躲闪了一下,后来她说,她看见我有些害羞,欲言又止。她问我,咋了?看到我你这是啥表情。我说,我昨天晚上梦到你了。她说,梦到我什么了?我说,没什么。然后就岔开了话题,扯了些公司和同事的闲篇。一起下车向公司走去。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8 11:41:07 来自wap端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文笔不错,这是应该肯定的。不过我的参考意见就是你把“小说”在当“散文”在写。中心线索也不是很突出。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