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6467|回复: 4

[公告] 十堰周刊2019年47期文学(周玉洁)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1-22 09:3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约会

□周玉洁


也许,那根本就是个不存在的地方。但我还是在周六下午三点,准时去赴那个根本不存在的约。

坐上拥挤的5路车,四站后,下来开始步行。推开人行道旁一扇绿色的门,踩着绿色的地毯,走上一段楼梯,在转角处,有个巨大的三角钢琴伫立在那里。

我记得那个演奏它的人,一个中年妇女,有点胖,穿着件松垮的白毛衣。她的脚旁放着黑色的人造革提包,那里面装着她的琴谱和一只水杯。她总是拎着黑提包懒洋洋地进来,径直走到琴前,掏出包里的水杯和琴谱,再掏出一条旧手绢在脑后随意地扎住头发。

现在琴凳是空着的,6点,那个演奏者才会来。而6点外面正是黄昏,太阳欲落未落,我昏昏欲睡的时刻。

我已经失眠很久了,不分昼夜的常态里,一切都显得似是而非。角落里,和她第一次约会时的那个位置空着。低矮的棕色长条沙发,偏高的小桌,一盏从没被拉亮的垂着金黄色流苏的欧式台灯。

服务员侧身站在小桌旁,除她之外的女人,在我看来都有着一张不时微笑的脸,圆圆的脸庞,模糊的五官。

“碧螺春,还是薄荷茶?”我朝对面的空位询问着。

“那就碧螺春,好不好?”我的眼睛看着那个空位上方的沙发靠背,我看见她在笑,她点头,样子可爱极了。

我们的碧螺春很快就端上来了,服务员为我倒上一杯之后,踌躇地看着我对面的空位。我说:“倒上吧,我等的人她很快会到。”

我回到了我们的玉米林子里,我从不失约。现在,已经没有人来干扰我们了,我们可以一直在这里坐到天黑。

我们习惯了幽暗,但我们希望有一盏可以不被拉亮的台灯;我们还喜欢绿色,我们说,瞧这咖啡厅里的布置,那么多高大的盆栽,那么高的绿叶子,多么像玉米林子。
我为她点上一支烟,放在属于她的那只烟灰缸里,等待它慢慢地燃完。我仿佛能看见幽暗的光线里,她白皙的皮肤,泛出的光泽,好像月光洒在月亮上那样,婴儿般细嫩瓷白。她总是妖娆地翘着指尖,妖娆地吐出一口烟雾,妖娆地说话,妖娆地提起一个又一个我所不认识的人。一想到,这月光般的脸庞和向日葵样天真的妖娆,很多年后的样子,我的心就会隐隐作痛。

她微笑,露出了细致的牙齿。我看见她的眼睛,左眼和右眼,我不断地看,发现了一个关于她容貌的秘密。她的右眼透出冷冷的光,哪怕笑着,也显得凶狠;她的左眼,那么天真,闪出纯洁的光辉,像个孩子的眼睛。

“以后,我就看着她的左眼好了。”我在心里说,但立即,我发现我做不到。我无法在看着她的眼睛时,丢下另外的一只。

我们扯起很多漫无边际的话题,最后,我们的话语仍旧落到了那里。

我说:“干嘛你非要想着死?”

“我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有放弃过死亡。”

“为什么?”

“不知道。”

她是不会死的,因为死亡根本就不存在,也将永不会存在。因为没有人舍得忘记她。

她有时候会忽然地活跃起来,讲起一些怪异的人和事。讲一个不断洗手的人,每隔一会儿就要去洗手,用香皂洗,用洗手液洗,用消毒水洗……直到有一天,他的手被自己洗得破了皮,烂了肉,露出了骨头,他仍旧坚持洗手上的指骨……

每到她真正因为开心而笑起来的时候,我都会想哭。

我必须拿另一些同样怪异的故事来交换她的故事。

我说,从前有一个人。她哈哈大笑说,你好老土,现在讲故事谁还说从前呢?

我换一个开始,说,很久很久以前……她再次笑起来,好的,这个开头不错,继续。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人,很害怕光线。她把自己关进了一个有着厚厚窗帘的屋子,可太阳还是能洒进来一些光点。她用砖把窗户和门都砌上了,可是星光照旧从瓦隙里透进来。她很气恼,用了大量的混凝土,将屋子全部封闭起来,如同一座坟墓那样。她抹好最后一片水泥的时候,觉得很安然。四周一片漆黑,安全极了。她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住在里面。可是,有一天,她听到了外面有人在说话……

我对面空位上不存在的她,忽然伸出手,拽住我的胳膊,命令道:“没有可是,不要继续往下说,这个故事完了!”

分明没有人坐在那里,她面前的茶水已经冰凉,她不喜欢这个故事再有转折。我只好闭嘴。

然而她默默地放开了手,吩咐道:“继续吧,继续讲。”

忽然间找不到继续下去的词了,我慌乱无助地望向她。我说我给你讲个笑话吧。她说,不了,你每次讲的笑话都不好笑。我说,那我给你讲个伤感的悲剧好了。她说,别,你每次讲的悲情故事都让我想笑。

没有人再说话,天暗下来。那个钢琴演奏者准时坐上了她的琴凳,打开她的人造革提包,掏出了水杯和琴谱。一条旧手绢,系住了她的头发。

你知道吗?很多年前,我小时候,我们把手绢叫手帕,折叠成小的方块,有艳丽的棉线锁边,有香脂的气味,像一件礼物,直到放得旧了,才舍得拿它来绑头发。
琴声流淌出来,那些轻柔舒缓的音符在玉米林子里来回转悠,如同远处吹来的风。

我望一望对面的空位,将双臂枕着头,在沙发上躺下。

我为什么到这里来呢?我一躺下就开始想这个问题,每一次的答案都不相同。

有时候是,我喜欢这里,喜欢待在玉米林子里的感觉。

有时候是,我喜欢她,我喜欢看见她,听她说话。

有时候是,我喜欢我自己,喜欢这个熟悉、安静的地方,可以听见自己说的话。

但是这一次,我竟然沉沉地睡过去了,这个失眠的人,竟然没有等待这一次的答案出现。

琴声结束的时候,我从迷糊中醒来,透过那些玉米叶子一般的植物间隙,环视了一下四周,台灯都亮起来了,自己的桌前还是一片黑暗。

我朝着林子深处叫道:“点餐。”

一个女孩立即跑过来,在黑暗中问,“要不要帮您打开台灯?”

“不了……”

“我的小蛋糕啊,我的冰激凌……”我清晰地听到了对面的她发出的笑声。

走过三角钢琴,走下铺着绿色地毯的楼梯,走出那扇绿色的大门。

晚风吹得有点冷。

我要不要打电话告诉她呢?周六,在老地方,我给她点了一杯冰激凌。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2 10:15:1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缺少第46期,强迫症受不了啊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19-11-22 15:5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46期是特刊,没有文学。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5 08:54:03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周老师的叙述是钻进故事的核里面,朝外扩散。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19-11-25 10:06:5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玉洁的文字总是能击中女性的内需点,写作的技巧越发的老练了。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