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915|回复: 0

[随笔] 谢顶之灾 [复制链接]

发表于 19-11-25 09:18: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文/子羽


秃了,终于快要秃了。

半月理发一次、一月理发一次、三月理发一次,未来大概要变成半年理发一次。谁要再说“不如剪去三千烦恼丝”,那就是可恨、可恨、真可恨。

最早是“离离原上草,春风吹又生”,然后是“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终于,绝顶聪明、寸草不生招手在望了。

不急,怎么可能?譬如对人的说辞就好用“谢顶”,绝不用医学名词“斑秃”;譬如买外套喜欢买带帽子的,随时可以藏起来;譬如一旦走进理发店,必然对TONY老师说“您慢着点薅,没几根长的了”。

个头短,唤为“三寸丁”;头发短,常用“板寸”,如今谢顶了,一寸不如一寸,不如呼为“寸光”。回想“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寸金不止买不到光阴,也买不到脱落的头发。

遮羞买帽子,一度伤神。春秋帽护不住发际线与鬓角;夏天不能戴帽,如同头顶扣了一团火,捂出痱子;冬天,纠结究竟戴渔夫帽、贝壳帽,还是绅士帽。个人偏爱福尔摩斯猎鹿帽,不成,要有整套服装来配,再加个烟斗。一旦配齐,钱花了不说,遮羞也抢镜了,俨然来自二次元世界,角色扮演有点拉风,与本意相去甚远。

脱发可治,为何不试?不是没想过。保护发际线,人人有责。惜发如命、敝发自珍的朋友们推荐过霸王防脱洗发水、生发肥皂,以及护发素一类的东西。最近,叶老师还推荐了日本柳屋生发水,想试而没试,一是时机不对,一是霸王玩脱了。人家头发还没长起来,它品牌先垮了,广告也成了打假铁证,由此及彼,对生发剂便生戒心。

少年头发多,总觉得会一辈子茂密、浓烈下去,即使老了也不过换个色;青年头发渐稀疏,可是中空的漩涡还没出来,以为不会像父辈,整个“三光”:头顶光、脑门光、耳畔光。以前常笑部门主管和公司领导“留不住青山和绿水”,好好的“金山银山”都给岁月剥蚀了,临到自己头上也是报应,不认领也是不行。古人曾说“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由此再读一遍《慈母吟》“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恐怕孟郊也为脱发烦恼吧。《小窗幽记》有言:少年休笑老年颠,及到老时颠一般,只怕不到颠时老,老年何暇笑少年。这是正经话了。

头发厚重者,千万别笑脱发人,笑不得,说不好下个是你。“斑秃”词条中明确指出“本病可发于任何年龄,但以青壮年多见,两性发病率无明显差异”。相较于猝死、脑梗、心脏病,脱发其实挺幸运。菩萨只摘走头顶的几缕乌云,让你有出家的潜在造型,并不像修罗直接取你狗命,叫你一睡不复醒。

所以,“寸光”虽为颜值减分,也是转向修心的大好契机。孔子曾后悔“以言取人,失之宰予,以貌取人,失之子羽”,想来圣人都会犯视觉动物常犯的错,就别指望普通人不就头顶新气象搬弄是非。“销骨口中,生出莲花九品,烁金舌上,容他鹦鹉千言”,再好头发也架不住头油、头屑,再漂亮皮囊到了时候也会速朽。

植发吗,看了视频就犯怵,那几乎是在头皮打洞,就像头顶有个冲钻机。科学虽有验证,植发有疗效,价格却不亲民。亦如整容,原本只为修补瑕疵与缺憾,到底变成对身体的不恰当改造,美则美矣,看起来失真了。头发荣枯应尊重自然法则,与观念有悖的事,慎思、慎行。

明人陈继儒说,“好丑心太明,则物不契;贤愚心太明,则人不亲。须是内精明,而外浑厚,使好丑两得其平,贤愚共受其益,才是生成的德量”。值此将秃未秃之时,毛发若还留得住,就先留;若留不住,就赏自己一个干净利索的“砍头”吧。所谓“寸光”,不就是多见太阳,少了隔绝,大约头皮的光合作用可以加速的。


二〇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