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315|回复: 0

[散文] 顾问的轮回 [复制链接]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轮回的顾问
贾斯炜
对我来说,所谓的法律顾问单位,我和老婆其实包揽了人家的文化、经营、经济,甚至是行为规范的顾问,总之往往给人家商人、商家充当了智囊的那种。不免有失败的,但更多的还是非常成功的。
上世纪九十年代到本世纪的前十五年,让人觉得中国经济特别是老百姓的收入总是平稳发展的,那时不论国际经济气候如何,中国的商人,至少可以说十堰地区的商人,包括出租车司机、小商贩都还是脸上写着自信二字的。近些年却是完全不一样了,好像是每个人都在为一分钱而努力似的。
没有亏损的行业,只有亏损的个体。这里面除了大气候的原因外,也不能排除个体的因素。
读书结束后在郧县司法局上班,那时没有现在这么多石油公司,全国只有一家石油公司,在各行政级别成立分级公司,各分级公司之间的经营不受行政区划的限制。也就是说石油经营出于专营和专营下的市场状态。
我一九九四年上班的不久便接到郧县石油公司的聘请,担任其法律顾问,双方约定每年两千顾问费用,诉讼另外提成的办法。
接受聘用后,发现他们的案件特别多,我们经过多方分析,拿出了一套业务流程、合同文本、对挂账方式等方案,力争从源头上预防纠纷的发生。慢慢地郧县石油公司外面恶意拖欠他们款项的现象没有了,自己也没有外债,即使有争议,各方研究一下合同,一般都能得到顺利地解决。这样一来诉讼提成拿不到了。
一九九六年正月节过后一上班,就接到了石油公司经理张善忠的电话,让我到他办公室一下,他说:“这几年,特别是去年没有官司了,整个去年一年你只拿到了两千块钱顾问费,现在想听听你的意见。”
我认为他是觉得这两千块钱顾问费白给我了,说道:“也是的,确实没有官司的,您觉得没有必要就算了。”
“这一块必须加强才行。”
此时我又觉得张善忠没有辞掉法律顾问的意思,便道:“听您的,您说咋搞就咋搞!”
“我们办公室、业务部、人事部、财务部一起研究了一下以后的法律顾问方案。让我来给你汇报一下,更是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您说吧!咋搞都行。”
“以后打官司提成不变,顾问费给你涨到七千……”
不久,石油经营出现了双轨制,一时间市场异常混乱,整顿市场势在必行。
全国各地纷纷成立了具有上下级关系,同时同级地政府管制的成品油市场领导小组,郧县也没有例外,张善忠自然成了领导小组的组长,由他提名由我全权负责涉法事务。
这次的市场整顿,郧县成品油市场领导小组涉诉行政案件只发生了一起,且是毫无争议的那种。原告询问我他们受到处罚的原因后,主动撤回了起诉。郧县的成品油市场整顿也就成了全省的一个范本。
后来因为市场的原因,三省,严格地说是四省交界的竹溪县石油公司处于半停业状态,市里引进了郧县经验,对其进行彻底改革,委派张善忠为改革领导小组组长,他再次提名由我负责此次改革的所有法律事务。
我们一班六人住进了竹溪县石油公司,当天便检查了各部门、油站后,决定第二天下午和竹溪相关领导碰头儿。
那时买不起成品皮带,都是在市场上割的毛边的那种,看上去特别别扭。这天晚上,张善忠来到我房间,递给我一个盒子,说:“细精精儿一个腰,裤腰缠球两圈子……”
这可是我生平第一次系着一个可腰的精致皮带。
第二天的碰头儿会,感觉格外地自信。
半年后新的班子成立,竹溪县石油公司恢复正常经营。
这年,各方面工作综合的待遇,从石油公司取得的报酬着实不少。春节快放假时,我到老家买了两只肥墩墩的土鸡子,晚上给张善忠送到家里。
第二天上午下班前,张善忠给我电话说:“今天晚上,法律顾问室及相关部门聚一下,我参加。就在公司食堂。”
下午司法局开年终总结会,我过去的稍微有点晚,一桌子一二十个人早已在等着我了。张善忠把我让到上席的大面上,与他坐在一起道:“今天是贾律师请客。他说是大家共同把公司的法律事务搞得很有起色,他特地从老家买了两只大肥土鸡子感谢大家。来,我们共同敬贾律师一杯。”
不久,张善忠的朋友冀玉成找到我,说是要请我担任法律顾问。我审查后说:“你们的一切经营正常,按照这个思路走下去,至少从法律上不会出什么大事的……”
他说:“你给石油公司搞了这么多年,说明法律顾问不仅仅是处理官司,更重要的是预防官司和相关事情的规范……”
这冀玉成及其公司这么多年只打过两三场官司,但我两口子给他们担任“法律顾问”的事情却从来没有中断过。
这些年,我两口子商量,不再单纯地给人家担任法律顾问了,但前年经一老朋友介绍,没有办法推脱,就给一朋友担任了为期五年的法律顾问。
合同签订的第二天,老板就拿来了六件自己被诉的案子。我审查后与对方律师沟通,对方律师同意了我的处理意见,当天结案了。
接着按照我们两口子的思路,审查、修订了这个老板单位我们认为不合适的所有制度,重新整理了合同文本后,给这老板交待,以后我们就不主动来了,有事情随时电话就是了。但这老板一直没有给我们打过电话,我们只好隔三差五地象征性地过去“顾问”一下。
去年夏天,合同第一年期满前,接到他们人事部电话,说:“贾律师,六个官司过后我们单位也没有事了……”
我心里又做起了当年张善忠与我交往的梦,遂道:“不客气,都是应该的。”
这人事部主任却说:“以后的合同也没有履行的必要了……”
“好吧!我知道了。”
“那我们之间应该签订一个解除‘法律顾问合同’的合同吧?”
“不用了,大家时间都很紧张的,我给你们发个短信,通知你们解除合同,你们把短信保管着就是了。”
“那我来给老总汇报一下看行不行。”
我立即给他们老总发了一个短信:“鉴于你公司法律事务正规,本公司于2017年5月1日签订的《法律顾问合同》就此解除。剩余两个月的法律顾问费予以免除。若有异议,请及时与我联系。二O一八年七月三日。”
没到三分钟,老总回信息:“好的,贾教授,就按您说的办。”
事情就这样放下了。
这几天我在两竹及陕西出差,今天上午七点多钟,接到这个公司老总的电话:“贾教授好!”
其实我也不知道是谁,便回答道:“兄弟好!您是?”
“您贵人多忘事呀!我程青儿。”
“程总好!好久没有联系了,所以一时觉得怪熟悉,但还是没有听出来,您……”
“还是想请您给我们担任顾问。”
“我这两年主要在搞文学创作,可能顾不上,不过,我可以帮您推荐一个,各方能力都很厉害,以前是大型国有企业的管理人给您当顾问。您看看行不?”
“您说的哪个?”
“张善忠原来石油公司的一个老总。”
“那行吗?”
“保证行,我现在就把他的电话给您。但千万别说是我介绍的……”
半个小时后,这程总电话给我打了过来,我问道:“联系上张总没有?”
“联系上了,但他说他年纪大了,我要综合的顾问,他就又介绍了您,把您的电话给我了,你们……”
写到这里,突然想起了母亲经常说我的一句话:“你呀,不要成天都只看在脚尖儿上。”
二O一九年十二月二日
于平利县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电话:8684998、13872801780。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2单元603室。
十堰律师      法学教授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