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11990|回复: 0

[小说] 恶爱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0 13:16:5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恶  爱
贾斯炜
席思良高中毕业考上了理想的大学,但因为家境贫困,没有能力进入校门,但他却是一把天生的做生意好手。
没能上大学总不能窝到家里当农民呀,席思良想到了到市里面打工。反正是骑自行车到县城后可以寄到同学家,再坐班车到市里也就几个小时,一天来回没有问题,就决定先到市里看看再说。
席思良半夜起来,天还没有亮就到了城里,到市里的第一班班车还没有出发。
到了市里还在半前半儿①,下了班车不远处便见到一酒店招聘服务员的广告,进去一问,人家说他条件适合,便决定试用。试用期三个月,试用期内可以随时离开,但管吃、管住,没有工资。席思良想,有吃、有住,先上到班看看情况再说,于是就留了下来。
上了几天班,席思良就发现,这个酒店的鸡蛋、鸡子都特别贵,甚至是想吃鸡子的人要提前预定,他打听原因后得知,去年全市闹鸡瘟,城市的鸡蛋、鸡子特别缺,物以稀为贵,所以就特别贵了。
席思良找到承包后厨的老板打听价格,原来是他老家价格的三到四倍,于是他提出给厨房供应土鸡蛋和土鸡子,厨师长满口答应了,并且借给他了一百元作为本钱。
就这样,一百块钱在一个星期内席思良成功赚回了四百多块。
不久酒店附近一家商场转型,处理商品,原来几千、几百的商品现在只卖几十,甚至是过秆称,简直就只是废品价格,原来对农村来说的这些“奢侈品”,现在的价格农村人都能轻松承受。
这时席思良在卖给酒店赚的钱已经有两千多块了,又向后厨借了三千,一起五千来块简直是买下了半个商场的常用商品,请酒店的车子拉了几车回老家,让父母帮忙卖。几个月下来纯赚了五万多块,用这五万多块又与各大酒店作“紧缺”商品,很快占领了这个城市,很多大酒店的紧缺物资的半壁江山的供应量。三年下来就成了百万富翁。
这人运气来了什么好事都会降落到自己头上,这酒店老板的女儿刘玉馨大学学习的“营销学”,二年级暑假要做一个社会调查,内容是“从实例分析如何做好市场补缺工作”。虽然自己家是开大酒店的,可是要从实例来分析对一个马上上大二的学生来说何谈容易呀。
正当刘玉馨一筹莫展时,席思良走进了她的视线。
刘玉馨挖空心思也想不到从哪儿入手,干脆到父亲办公室去转转,这天席思良正在给父亲建议在市里开一家“山野全席”酒店,食材由他保障供给。父亲承诺,按照席思良的思路去做,并且给他百分之六十的股份。
二人的谈话这刘玉馨竟然听得入了神,原来,这正是她从实战分析市场补缺问题需要的思路呀!她便主动请教起了席思良。
晚上下班后,刘玉馨给父亲说她这个暑假想跟着席思良跑跑市场。父母认真地分析后认为可以考虑,但反复提醒女儿要“注意安全”。女儿当然知道父母说的安全指的是什么。
于是这刘玉馨就跟着席思良开展社会实践了。
一个假期的交往,刘玉馨觉得这个“师傅”不仅是一个商人,更是一个人格完善,思想开放,意识清析,思维活跃,为人豁达的现代年轻人,总之是特别好感的那种。
其实父母从刘玉馨的眼神、言行中已经察觉到了什么,但觉得席思良确实是可以依赖的年轻人,也就顺其自然了。
不出父母所料,大二开学前他们在工作外的时间私会了,并且刘玉馨向母亲坦白了自己的想法和将来的打算。于是二人在父母的祝福中明确了恋爱关系。
一切进展顺利,在刘玉馨毕业当年的冬季,他们举行了婚礼,次年便为人父母,生了一对双胞胎小子。
现在日子过得很开心、顺当,有了自己的公司,经济上也不存在那么操心了,小两口商量着开始做点慈善。他们了解到了一个叫扶芙蓉的姑娘,这姑娘品尝兼优,相貌端庄,就是家境贫困,父母都是残疾人,下面还有一个弟弟,一个妹妹,为了贴补家庭,已经辍学两个多月了。夫妻二人商量,先资助一下这个姑娘。
于是根据学校提供的信息,他们找到了扶芙蓉的家里,将她的父母请到自己的酒店洗菜,姊妹三个的学费、生活费由他们来资助。就这样,扶芙蓉顺利复学。
“时来风送滕王阁,运去雷轰荐福碑”二人在一次走访资助对象的途中车辆抛锚,刘玉馨遭遇不测。更要命的是家里失去女主人后,席思良时常和朋友们一起染上了烟酒瘾,甚至是一天不抽这帮朋友的烟就会出现在刘玉馨身边,甚至是成捆的钞票、成袋子的金条降落到自己的身边,有时又会出现恶鬼、老虎之类的东西追伤自己。更甚至是觉得用刀片割身上的肉是一件非常美妙的事情。思考一个问题又无法集中注意力。经常突然间大脑一片空白。更严重的是有时认定自己的两个儿子就是“乳猪”,是可以烤着吃的东西……
不久他们的“山野全席”酒店也抵给了“朋友们”,上门要账的人一住上十个挤在家里唱歌、跳舞……
这个时候扶芙蓉已经毕业半年了。从父母那里得知席思良疯掉的事情后,立即赶回来看望。
扶芙蓉在学校参加过帮扶戒毒社团,一看就知道眼前的这个恩人没有疯掉,而是染上了严重的毒瘾。安慰一番后又返回到了工作的城市。
临行前,扶芙蓉对席思良道:“席哥,小妹妹我希望拥有一个当初的席哥哥……”
扶芙蓉前脚走,警察后脚破门而入将席思良被带走了……
两个多月的戒毒控制期满,席思良回家后,脑海里时常出现父母、刘玉馨、刘老板,特别是扶芙蓉的身影及她上次走时留下的那句话。
毕竟妻子的离去、事业的破产、吸毒的经历又是他找不到走出来的途径,四五个月后这天,他忍不住拨通了第一次给他“敬烟”的朋友的电话。这朋友刚进门,回访的警察也突然驾到,将二人带到医院进行化验。
从此,隔三差五的都有警察上门,有时甚至是一个月上门五六次,很多情况正是席思良无法克制的时候警察及时赶到带走化验。一度把个席思良折磨的生不如死。真是想作个正常人都没有办法呀!哪个人这么缺德?席思良挖空心思地思考着。
警察也不知道怎么会有那么多来自全国各地对席思良吸毒的举报、报案电话。但两年多来一次也没有检测出来,尿、血液,甚至是头发都检不出丝毫的吸毒迹象来。缉毒警察说:戒毒如此彻底的人他们是很少见过的。
席思良终于恢复了平静的生活……
这天,凌晨时分,席思良的门实然被轻轻敲响了,一个优雅、气质、学识的女子抱一束鲜花进来了……
原来,扶芙蓉学习的是软件开发设计专业,毕业后到沿海打工,不久就成了业内知名软件开发大啡,很快完成了原始积累。
二人赎回了席思良当初抵出去的酒店,不久“山野全席”再度开业,席思良和扶芙蓉开始了他们崭新的共同生活……
二O二O年一月二十日于襄阳
【注释】半前半儿:地方语,上午的一半时间。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