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3243|回复: 1

[公告] 十堰周刊2020年24期文学(南山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7-28 09:13: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随笔二题
□南山竹


◎那些花儿
在漫长的冬季,那些雪花,冰凌花,不是花。没有花儿点缀的日子,难以忍受。

那些花儿,仿佛为我芬芳。

它们点缀了我的童年,童年的我铭记了它们。

在大山深处的老家,老屋偏居一隅,孤庭独院,远离邻舍。孩提时的白天,父母下地干活,哥姐上学读书,奶奶忙碌家务,花猫蜷身休憩,小猪饱食酣睡,灰狗四处游荡,只有我,无事可做,不停在空旷寂寥的大房子里翻来翻去,走出走进。

那时候,我的每一个白天,都可能是一个漫长的煎熬,一个孤独的等待,或者是一个无聊的重复,直到我发现了它们——那些花儿。

春二三月的一天,三五枝金黄的花儿突然绽放在门对面的坡坎上,随风俯仰,载歌载舞,让人一下子从寒冬里的荒凉枯寂中解脱。奶奶告诉我,那些花儿叫迎春花,炒苞谷花时放些在锅里,再掺些刺柏枝,会爆出更多、更大、更香的米花。我就像只小馋猫,一下子记住了它们。从此,迎春花就一直扶疏在我的春天里,缤纷在我的视野中,芳香在我的味蕾上。

四月的和风,轻轻吹白了一树树清香扑鼻的杨槐花,我站在院边的大槐树下,使劲地呼吸,恨不能闻尽所有花香。奶奶拿着竹竿,踮着小脚,把杨槐树上一枝枝槐花钩下,把一串串鲜嫩的槐花捋进篮筐里,去叶,洗净,焯熟,或做槐花米饭,或蒸槐花包子,或清炒下饭,无不香甜可口,回味无穷。许多年后,奶奶离开人世,我每年依旧能吃上杨槐花,杨槐花也依旧美味,只是怅然若失,心里空荡荡的。那个慈爱的奶奶,那个纯真的自己,那些清香的初夏,皆一去不复返。

枣树开花时,天气已渐渐转热。那些黄绿色小枣花簇杂在枝叶间,碎碎的,茸茸的,似有若无,弱不经风,总让人惊异它能否经得起日晒、风吹、雨淋。从开花到挂果,枣花总是一地一地地落,幼枣亦是一个一个地掉。到了初秋,花红的枣子在枝头迎风飘摆,你才发现:稀稠正好,才明白不是所有枣花都结果,不是每个幼枣都成熟。也许,落花有情,夭枣有爱,那些凋零的花和枣,正是为了其它花和枣更好的生长,才早早选择了投身大地,不象我们人,光想着自己。

秋收过后,地里的苞谷杆、高粱杆、棉花杆、芝麻杆诸作物躯干次第消失,只剩下牵牛花、地黄瓜、麻泡蛋等菜秧、瓜藤、野花、无名草杂陈其上,任凭飞蛾流萤搅扰。其时,地廓秋深,碎虫吟秋,红色的、青色的、紫色的牵牛花随地可见,俯身静看,从这株到那株,从地头到田尾,遣花微笑,秋色可观,一看就是半天,心底满是人花相融的情趣和优悠忘我的惬意。

及至种麦时节,金黄耀眼的野菊花漫山遍野,引来无数蜜蜂采蜜,也引来成群乡亲摘花。母亲说,野菊花清火消毒,可泡茶喝,也可做枕。我不管这些,我只知四处采撷那些干净、新鲜、大朵的野菊花,我一心想留一手、一身的清香不走。

因为,野菊花凋零过后,房前屋后再无任何花儿绽放,惟有落叶的树,裸露的石头,以及枯萎的山草,直至次年迎春花开。在漫长的冬季,那些雪花,冰凌花,不是花。没有花儿点缀的日子,难以忍受。



◎人生
如果说人生一切皆是命,那为什么我的心灵深处流淌着一条忧伤的河?

上小学一年级时,有天见前排一位陈姓同学旷课。老师说,陈同学今后再也不会来了。原来前一天,陈同学放学后旁观大人伐树,不幸被一棵倒下的大树砸中。而今,绝大多数小学同学乃至中学同学都次第模糊在记忆里,唯有那个令人扼腕的陈同学让我难以忘怀。孟子曰:“君子不立危墙之下。”陈同学的离去,怎么如此巧呢?

初二下学期,班上一位女生突然辍学,让人一下子对她那浅笑如花的清纯样貌牵肠挂肚。我读高一那年,有天恰巧在进县城的班车上碰到她。然而激动之余,却忘了追问她在山城的地址和电话,下车后为此懊悔不已。大学毕业后我也回到山城,可明知她就在同一个城市,却无从找寻她。及至好不容易得悉她的下落,可早已为人妻。不知这是否就是所谓的宿命。要不然,为何李之仪亦慨叹“日日思君不见君,同饮长江水”?

大一入校后迎来军训,夏的出现让我们所有男生眼前一亮,她有仿佛从未经历过任何风吹日晒的肌肤,还有好似春天百灵鸟一样欢快的声音,举止更宛若传说中的小家碧玉或大家闺秀。后来,我和她一个当班长,一个做团支部书记,双休日曾无数次合打“双升”“定7”“五十K”,还惊异地发现彼此是同年同月同日生。那时候,虽暗自喜欢她,却未追求她,总认为没人能配得上她,自己仿佛要卑微到尘埃里,直至听任她成为一位师兄的女友,方才惊觉内心深处莫名的悔与疼。大学毕业后一次网上闲聊及此,她说:怎么不早说呀?“此情可待成追忆, 只是当时已惘然。”彼时,我多么希望她说的是玩笑话,又多么希望她说的不是玩笑话。

大学毕业前,哥哥曾多次接父母亲进城居住,可父亲始终不答应,坚称要等我毕业了再说。待我参加了工作,又改口说等我结婚后再定。零八年春好不容易把父母接出农村,可没几个月父亲就病了。我的一位开诊所的医生朋友建议给父亲采用保守疗法,而哥哥有位在医院工作的熟人主张及早动手术。我自以为花钱就是尽孝,好说歹说把不愿动手术的父亲劝上了手术台。可事与愿违,父亲术后身体一天不如一天,以致数月后病痛离世。“子欲孝时亲不待”。父亲走了,我却留下了一辈子的愧疚和自责,曾无数次在心底说“如果……”

孔子说:“君子乐天知命,故不忧”。如果说人生一切皆是命,那为什么我的心灵深处流淌着一条忧伤的河?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孔子说:“君子乐天知命,故不忧”。如果说人生一切皆是命,那为什么我的心灵深处流淌着一条忧伤的河?
问得好!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