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4327|回复: 0

[散文] 荆轲叛燕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9-1 15:07:51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荆轲叛燕
贾斯炜
缪总原来是高中的历史老师,改革开放初,较早下海经商的儒人。
我是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来十堰后的不久,经人介绍认识缪总的。
缪总生意做得确实不错,但至今没有一套经营人马,也没有一个真正的办公室,经常都是把公章装在包儿里面经营世界的那种。
自从认识缪总后,我就给他担任起了免费的办公室主任、秘书、经营顾问、法律顾问等凡属老总之外的事情。虽然是免费,但每逢年过节人家还是给发点福利的。今年掐指一算,已经二十五个年头儿过去了。
吃了人家的手软,拿了人家的手短。前年过年前,缪总通知我去领点过年份,我心里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很不是滋味,遂回答他道:“我们已经到老婆娘家,荆州来了。”从此,但凡福利上的事情,我夫妻都会变着法子拒绝他。
后来就人为地减少了对缪总的服务内容,遇到相应的问题我们都会提示他还是找个相应专业的人处理。缪总都是一句话:“你们搞得都好。我就相信你们。”
不管人家怎么说,我们认为纯粹不涉及我们专业的事情,基本上都推掉了。但法律方面的问题还是不折不扣地帮他处理着。越是这样,心里越是不好受,总觉得被缪总长期控制着,剥削着,利用着。特别是今年,因为疫情原因,收入明显下降的情况下,这种感觉更加强烈。
昨天晚上下班后,缪总电话过来说是一个案子拿来让我把把脉。
因为昨天晚上我办公室一屋子朋友,并且我们已经点了餐,让人家送到办公室,所以就拒绝了缪总。
也可能是缪总感觉到了什么,今天早上没有到上班时间,就在没有通知我的情况下直接来到了我的办公室:“给你带两瓶五粮液过来。”说着将一手提袋子放到了财务室。
“谢谢!搞正门过细。吃了人家的手软,拿了人家的手短。说说我能帮你做点啥子?”
“在安徽一个案子。”
“你要告人家还是人家告了你?”
“人家告我的。”
“案子在哪个法院?”
“安徽那边。”
“拿来看看。”
缪总一沓材料递了上来,我说:“整理一下,把法院给你送的放到最前面,你准备的放到后面。”
我在看材料时,缪总道:“这可是要我命的案子。”
“一个三四千万的经济纠纷还把你的命要了……”
“是真的,如果这次完全败了,我可是要倾家荡产的……”
虽然这几年对缪总有想法,但还是不想看着他破产的,还有就是我内心深处有个意念,就是所有争议大的案子,都是值得认真研究的,哪怕是人家不请你。于是道:“你定定儿地喝茶,我安心地研究,需要问的地方再说。”
研究到十点多钟,所有不清楚的地方都搞清楚后,我给缪总详细地说了一下自己的看法:“这个案子,争议很大,双方均有问题,如果我们能拿到鉴定报告,最好的结果甚至可以扯个平手儿……
“开庭还有个把月,我们可以征求一下那边法官的意见,是通过抗辩的方法还是反诉的方法主张我们的权利……”
经过个把小时的分析,缪总表示完全听懂了我的观点和操作方法。就又询问起了我如何跟那边法官私下交往一下的事情。
我说:“准备自己的材料,以事实说话……”
但这缪总认为,不跟人家私下交往一下,总是担心我的想法无法落实,便揪住这个话题不放。我有些不耐烦了,道:“我说缪总,你每次找我要么就是直冲你的利益,就没有别的话题了,到现在可是已经整整为你工作了三个多小时,我连早餐都没有吃的,知道不?”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没有想到。吃啥子?我现在下去给你买点。”
“啥子都不吃,看看啥时间了,都快十一点了……”
“你习惯在办公室吃饭,我来叫两个菜,让十一点半左右送来。”
本来心情不好,不想让他请客,就说:“算了,各回各家,各找各妈。”
“那哪儿行呢?今年还一直没有聚过……”
不一会儿,缪总网上点菜完毕,“要点什么酒水?”
“不用了,办公室这么多酒。”
我起身拿起两个杯子准备续点儿茶,缪总抢了过去:“我来。”
缪总续完茶,我问道:“现在还研究历史不?”
“毕竟是自己的专业,也是我爱好的,闲在的时候还是看一些。”
“关于人性的历史事件,你觉得哪个最能体现我们中国人的人格特性?”
“当然是荆轲刺秦王。”
“荆轲刺秦的事情,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历史?”
“是的。”
“这个荆轲刺秦的事情,我一直很感兴趣,但总觉得里面的很多情节有问题。今天你说到了这个事情,我想听听你在不受完整版历史书上说法所左右下的情况下,说说你自己的观点。”
缪总结合自己的看法,给我讲起了这个历史故事。
听完之后,觉得缪总的说法其实还是和历史书上说得一样的。便对他说道:“关于这个事件,我最近听到了一个非常有名的历史学教授,说了一个颠覆历史书上所有记载的版本的事情。”
“怎么说的?”
“大致是:荆轲确实是当时非常有名的刺客,也确实是太子丹培养的刺杀秦王的人。
“但太子丹只顾为刺杀秦王而培养荆轲,没有考虑到荆轲的父母妻儿的生存。荆轲的父母妻儿因为失去了生活来源,外出逃荒。
“一日,秦王出城,见有燕国口音的祖孙三代四口在城外讨饭,看上去还不是一个一般的讨饭家庭……
“遂请进四口,得知是荆轲父母妻儿后,非常敬重他们,便秘密地供养了起来……
“后来太子丹派出荆轲‘访问’秦国,待机刺杀秦王。到了秦国被带到一独立‘宾馆’,荆轲本来认为父母妻儿早就不在人间了,没有想到在这里见到了他们。
“秦王为了确保荆轲父母妻儿的安全,就使文人们写了个荆轲刺秦未果的‘历史’事件。这个事件,也就是你今天说的这个版本。
“最终,荆轲更名改姓,做了秦王的贴身侍卫……”
缪总问道:“这个教授叫啥子?”
我回答说:“不管他叫啥子。”
“真是胡扯,历史怎么能这样亵渎?”
“其实这个教授说的荆轲与太子丹的故事,在现实生活中多得很。”
“怎么这么说?”
“太子丹只为自己利益,利用人家荆轲呀!”
缪总茫然……
我继续道:“就是人家父母妻儿要饭都没有引起这太子丹的注意。可见这太子自私、无他的程度……你这还觉得现实生活中像太子丹这样的人少吗?”
二0二0年九月一日于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