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广电
查看: 246|回复: 0

[散文] 良日桂花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10-25 08:26: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微信图片_20211025082507.jpg

文/子羽

长生鸟做办公室邻居一月了,三不五时带点好东西,速浓咖啡粉、菊花茶,还有点心。我也把好东西她,阿尔卑斯棒棒糖、普洱小圆饼茶,还有铅笔和零食。某个下午,正趴在办公桌前,盯着屏幕考量几个字词的嵌入式用法,她捧着一点东西到了面前。

“是什么?”“你瞧瞧?”长生鸟揭开那层包装,一色都是黄澄澄、亮堂堂的,好小好小的花瓣儿,聚在一起,就像刷了眼睛一道暖黄色的烤漆。起先以为是野地里的小菊花,香气袭来,想想已是农历九月下旬,哎呀,这可不是桂花落的时节了。

桂花落在十五年前的鄂西北时,也曾把鼻子抓了去喂饱。那是好大几棵桂花树,就长在教学楼附近,树冠长到二三层楼高的样子。香气不消说,让花粉过敏的同学避之而恐不及。然而,陶醉于这香气和满天黄花瓣的人,很乐意驻足片刻,用小小数码相机记录风吹过树梢,黄花瓣扑簌下来落在黑发、蓝衣和白鞋上。

傍晚带了笔记本去听教授的文学公开课。教授年已六旬,不擅普通话,声音里暮气沉沉,听得人每每恹恹欲睡。然而窗户一开,桂花香涌入教室,神情为之一振,教授的暮音与秋意深沉竟相得益彰,完美吻合,课堂霎时多了几分生气。

十五年后的下午,长生鸟没舍得把打下的桂花都给我。她小心地为我匀出数来不过二三十朵的桂花,慢慢地倾倒在桌边的一张报纸上,嘱我好好地嗅一嗅,赏一赏它。等她走后,我抽出一张干净的A4打印纸,用中药房里大夫常包中成药的那种折叠方式,把它们又重新包了一道。我要带回家去给姐姐嗅一嗅。姐姐同我一样喜欢看个花、闻个草。

“我有好东西给你。”晚上坐到书桌前,忙碌了一阵,姐姐推门进来送地瓜。等她出去,忽然想起桂花来,赶紧起身送到她房间。“好香啊。”姐姐惊呼道,“哪里来的?”“够香吧。人家分给我的。就这么一点,都带回来给你了。”

桂花香,刚开花时不香,落时才香,因为往往等人闻到其香时,它们就要谢幕了。桂花花期不长,短不过二十天,长不过三十天,倥偬之间倏忽而逝。就像回忆,在其发生时往往感知不到,是局中人,时过境迁,睹物思人、念及旧事旧情,或引以为憾、引以为恨、引以为喜乐哀愁。王羲之《兰亭集序》引得甚好,引以为流觞曲水,一觞一咏,畅叙幽情。这样的觞与咏在刘禹锡《陋室铭》里变了,变成了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姓。最应秋色的还属陶潜《酬刘柴桑》:穷居寡人用,时忘四运周。榈庭多落叶,慨然知已秋。新葵郁北牖,嘉穟养南畴。今我不为乐,知有来岁不?命室携童弱,良日登远游。

良辰美景,秋高气爽,奈何新冠疫情窥伺,远游顾虑甚多,更别说扶老携幼远游。近游总可以,譬如登高、远足,哪里有桂花可闻往哪里行,哪里有桂花可看往哪里游。擅长化腐朽为神奇的古代女子做过桂花糕,酿过桂花酒。还有桂花饼,桂花鸭,口味也是蛮好的。《红楼梦》两处提及“桂花油”,则是一种古代女性常用的洗发水、护发素了。蒋玉菡说,女儿悲,丈夫一去不回归;女儿愁,无钱去打桂花油。大概是丈夫远去,家徒四壁,守活寡的新妇揽镜自照,头发枯黄萎顿,奈何囊中羞涩买不起洗发水护发素。史湘云却说,这鸭头不是那丫头,头上那讨桂花油。这就是大户人家的丫鬟了,根本不用在意头发护理问题,因为一摸都是油光水滑啊。

远在浙江的小邪向我讨教几个名字,其中就有护发素,专治脱发问题。小邪父亲是小镇医师,对中医药理颇为精通,小邪得了些真传,常常捣鼓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却每每可以得些奇效。她用的药材据说有树枝树皮,有植物根茎,有草叶露水,不在她的术业专攻里,无从搞懂其中的医理和辨证施治的五行奥秘。但据我看来,桂花是她迟早要用的。桂花味辛、性温,具有温肺化饮,散寒止痛之功效。用于痰饮咳喘,脘腹冷痛,肠风血痢,经闭痛经,寒疝腹痛,牙痛,口臭。《本草纲目》记载:“同麻油蒸熟,润发及作面脂。”

桂花求其香远益清能够做到,但求其香远益长,困难重重。正如头发求其短易,有推剪、剃刀即可,但求其不落不谢则难。既然小邪捣鼓护发素是为了让人头发复生,又长又柔顺,便以“乌苏”二字送她,缀了“灵露”在后。乌苏灵露,有没有那么灵,不得而知,小邪预备送我一瓶口服,缓解个人脱发问题。效果究竟如何呢,大概等桂花落尽,寒冰解冻,春暖花开的时候,头皮定会初萌,发根定会茂盛的,想想这份来自远方深秋的心意,心里已是暖融融。

二〇二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