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广电
查看: 202|回复: 0

[网友互助] 感恩外遇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10-25 10:38:1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感恩外遇
贾斯炜(心理咨询师、作家、法学教授)
两个月前,一少妇来访,浑身颤抖着道:“贾老师您一定要帮帮我呀!”
“坐下来慢慢说。”
“我老公要杀人。”
我一振:“立即报警呀!”
“不行,不行,贾老师。”
“他现在在哪儿?”
“青海。”
“你们都是哪儿的人?”
“就十堰本地人。”
“他要杀的对象是哪儿的?”
“也是十堰的。”
“那这个人这一时刻在哪儿?”
“十堰。”
“你老公估计什么时候回十堰?”
“一般情况下最早也是十·一,要么春节……”
她说到这里我紧绷着的心总算放下来了。
经过进一步了解,来访者叫刘守静,她学的是“土木结构”专业,与老公司徊是大学的同班同学,在大学期间他们就确立了恋爱关系并同居,毕业后同时就职于一家建筑公司。
不久,公司在青海设置分支机构,要求二人都到青海,这时她发现自己怀孕了,夫妻二人经过合计后认为男人一个人上班能够维持生计,加上双方父母都是工作人员不需要他们帮忙,再说了建筑公司在外地的分支机构一般是一个项目一完就撤销了,于是决定她辞职回家待产。
让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司徊这一去就是七年,并且当时的临时分支机构也变更成了永久性的。前两年节假日他都能赶回来,两年后一般一年就只是春节才回来一趟,最多也就加上五·一、十·一两次。
五年前一次下大雪,夜里突然发现儿子高烧,刘守静一个人在家,没有办法便敲响了邻居家的门,邻居青年帮忙送往医院,并且陪他们母子到检查结束,中途的手续、交费、跑腿等工作都是人家帮忙做的。
从此,刘守静有事多半是求助于这个邻居,有时人家也主动上门帮忙做些她一个人不能完成的事情,久而久之二人产生了感情,后来发展成几乎是“搭伙过日子”的那种。
今年春上,刘守静发现怀上了邻居的孩子,流产过程中被闺蜜得知,闺蜜问及司徊怎么没有回来照顾她时,她说挣钱要紧,一个小产没有必要让他回来。
谁知这闺蜜弄起真的来了,怒气冲天地电话过去将司徊修理了一顿……
事情就这样露馅了,从此司徊就计划着灭了邻居全家……
说到这里我们设定的单次咨询时间刚好到了,遂决定下次进一步了解相关的事情。
后来从刘守静那里慢慢了解了这样几个问题:第一,司徊的收入较高,不仅养家糊口不成问题,还能积累不少;第二,刘守静与邻居的“搭伙过日子”主要限定在“男女之需要”,绝对没有舍本钱的事情;第三,司徊网友不少,只要有人加他都来者不拒;第四,司徊空间、朋友圈里面主要是转载身边人的文章和自己工程设计方面的东西。
我征求刘守静意见后,加了司徊的QQ,不一会儿便得到了确认,就这样我和司徊成了QQ好友。同时交待刘守静,现在千万不能让司徊知道我们已经在交往,确切地说不能让他知道她在我这里做心理咨询。
司徊很快信息过来:“你跟经常在‘秦楚网上’上发表心理学、法学、文学文章的那个贾老师认识不?”
我反问他:“你说的那个贾老师叫啥子?”
“贾斯炜。”
“就是我。”
“这么巧呀!”
“怎么了?”
“我天天晚上都要进秦楚网看看有没有您的文章。”
“谢谢!一定要多多指导的。”
“谈不上指导呀贾老师!对了,您是怎么要加我的?”
“今天闲在没有事,翻空间,无意中点了几个加好友……”
“缘分,真是缘分呀!”
“可不是。”
“看样子你喜欢文学吧?”
“谈不上,也就是喜欢看看身边的人写的一些东西,没有读过什么经典。”接着他谈了很多对我文章的看法及受到的启发后继续说:“不是搞文学专业的,读经典太费神,也没有实际意义……”
“可不是,噢,看我这人,你都对我这么多了解我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
“贾老师不用‘您’,不能称呼我‘您’,我叫司徊,今年三十刚出头儿,您是长辈,所以您就叫我小司吧!”
“好呀,小司。你怎么喜欢上了‘秦楚网’的?”
“我是十堰人,在青海工作,所以喜欢关注老家的事情……”
“噢!什么时候能回来?”
“估计十·一。”
“回来了来我这,我亲自给你签赠一本我的小说、散文集——《随性记》,你多多指导。”
“贾老师,能得到您亲自签赠自己的书我很荣幸,还敢说什么指导呀!况且……”
从此,我每天晚上都要进入司徊的空间看看后与他聊天,慢慢地他开始试探着与我聊一些很隐蔽的问题了,为了安全起见,也时常电话聊天。
正当我在试图进入他内心时,九月二十八日夜,打开QQ突然司徊的一条动态:“人到底为什么要活着?别人为什么总是要你活的没有尊严?男人应该是一个为了尊严敢于牺牲世界的动物……”闯进了我的视线,并在这段文字中配有一个向住宅内放毒气的漫画。
此时,我也觉得时机已经成熟,立即电话过去:“小司,今天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空间里面……”
“贾老师,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我早就是个多余的人了,不过我想让比我更多余的人消失在这个地球上……”
我立即岔开了他的话,说:“别人不知道,你从我的文章中了解到我的一些身世没有?”
“了解了一些,但不是很了解。”
“今天还有时间看我的文章不?”
“还是要看看的。”
“好!那今天我就给你发几篇过去,你先看到。”
“好!”
“你说是十·一回来,今天都二十八了,你回来没有?”
“后天晚上到家。”
“大约几点?”
“如果路上不出意外,应该在十一点左右。”
“我每天晚上十二点以后休息,你如果后天晚上一定回来,我想让你第一个见到的是我……”
司徊喜出望外:“真的贾老师?”
“真的!”
“好!今天就说到这儿,我现在给你发几篇文章,你慢慢看,明天不聊天,后天晚上见。”于是我给他发了《泡大个儿的爱情》《赎妻》《救天使》等三篇文章,让他细细领悟。
九月三十日晚上我守在办公室,与司徊保持着联系,果真得知十二点左右能到,看看时间还有个四十来分钟,我便点了外卖,开了一瓶红酒,在办公室等待着他的到来,十二点过十分,司徊敲响了我的办公室。
我们边喝边聊,他问我:“贾老师您前天给我发的那几篇文章是真的还是假的?”
“一切文学都来源于生活,但必然高于生活,因为它要起到指导生活的作用,否则就是新闻,就是记录。那个泡大个儿的原型就是我中学的同学,另外两篇的原型也是我们红椿坡的事情……”
“生活真是这样呀贾老师?”
“是的。”
“但事情发生到了自己身上可能就不会有那么高尚了。”
“你小时候想过强奸的事情,甚至是你的老师没有?甚至是……”
司徊沉默了一会儿回答说:“确实有过。”
“你实施过没有?”
“不可能,真的没有过,要是有过那不……”
“这就对了,可见你是一个能够对自己,对他人都很负责的人。只要是人,他的内心一般都是卑微甚至是下流的,但只要行为开阔就行了。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不能用内心去左右行动,一定要学会用行动来引领内心,时间长了习惯成自然,你的内心就也自然开阔了……”
司徊再次沉默,我也沉默,良久后,他看着我说:“老师还是老师……”
“你上次什么时候回来的?”
“今年春节。”
“那为什么这次回来第一个要见的人是我?”
“老师前天您说希望我回来第一个见的人是您……”
“对你来说,十堰现在有没有比我更重要的人?”司徊再次沉默,我继续道:“比如你的娃子,比如你的父母,比如你的妻子,比如……”
“给您说实话吧老师,我想了好久要灭了那一家人。”
“现在呢?”
“这些日子愿望没有那么强烈了。”
“都发生了一些什么事情?”
司徊一口气将与她妻子刘守静,邻居的事情说了下去。结果和刘守静说的出入不大。
我问他:“你老婆为什么要处理掉她与邻居的孩子?”
“因为不是我的。”
“邻居多大?”
“比我小一岁。”
“结婚没有?”
“没有。”
“什么文化?”
“博士。”
“什么工作?”
“公务员……”
“条件跟你相比怎么样?”
“肯定比我好些。”
“你老婆智商正常不?”
“跟我大学同学……”
“孩子是你老婆要处理的还是那个邻居要处理的?”
“老婆自己要处理的。那个杂种还不想让她处理……”
“既然她一切正常,面对比你条件好的男人又怀了人家的孩子,她为什么要处理掉人家的孩子?”
“这个——这个——我也说不到。她可能是……也有点不像呀!”
“你那些年挣的钱在谁手里?”
“她手里。”
“现在这些钱呢?”
“我也不想知道,但她春节主动给我报了账。还有她会钢琴,孩子上幼儿园了她在家里带了几个学习钢琴的孩子,也挣了一些钱,都存在一起……”
“这说明了什么?”
“她就爱财呗。”
“你们谈恋爱时她消费的多还是你消费的多?”
“好像都差不多。”
“结婚时要了多少彩礼?”
“我父母给了十万,他们又给我们全部装到箱子里面了……”
“那她怎么叫爱财?又为谁而爱的财?”
司徊想了想后:“可我是男人呀!”
“你多长时间回来一次?”
“一年不超过两三次。”
“据我所知青海一年的施工日子只有大半年吧?”
“是的。”
“那其他的时间呢?”
“放假了大部分人都要回家,单位缺少人手,值班的工资比平时高得多。”
“可你是男人呀,三十才出头儿的男人呀,你老婆是女人呀,是二三十岁的知识女人呀。你是男人,你的那个邻居也是男人呀……”司徊再次沉默,我接着说:“这些年如果那个邻居没有出现在你老婆和你孩子的生活里,你想过你的孩子能不能这么顺利地成长?你的老婆会不会出什么事情,比方抑郁,比方焦虑,比方恐怖?比方……”
“贾老师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
“我想不到呀!”
“感恩知道不?”
“我感恩?”
“是的。”
“我感谁的恩?”
“感他们的恩,因为……”
司徊沉默良久后放声大哭……
等他平静下来后我问他:“你的社交和生活圈子都知道这个事件不?”
“不知道。但邻居们都知道,她的圈子现在好多人隐约觉得我们有什么问题。并且现在只有一个孩子还在跟她学钢琴,其他的人家都……”
“青海的环境你们孩子适应得了不?”
司徊想想后回答说:“小孩子,只要父母开始在身边应该不是问题。青海那里虽说冷,但室内很暖和的……”
昨天晚上,司徊电话询问我今天上午有时间没有,我说:“暂时没有安排,如果你过来我就等你……”
今天上午他们夫妻带着孩子来和我告别,说是十堰的房子已经卖掉了,一家人迁往青海……
送别时,他们建议我在处理好他们的身份信息等情况后可以记录一下这次咨询,以供他人思考。
二0二一年十月二十四日于市府路一号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心理健康管理工作室。
电话:0719-8682896、13872801780。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2单元603室。

Responsive image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