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广电
查看: 214|回复: 0

[网友互助] 楚郧心理:《接客祝寿》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12-3 09:01:0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接客祝寿
(贾斯炜:心理咨询师、法学教授、作家)
老规矩,前天(十一月三十日)早上四点来到办公室,学习的内容是欧洲一心理学家、作家的《第六感觉》。
正在思考里面的一个观点时,不知道什么原因,大脑里面却冒出了顾问单位的一个与他人纠缠多年的案子,于是放下手中的书本思考了起来。
不一会儿,突发奇想地有了用心理学的方法与对方和解,并且产生让他们两家以后再继续合作的念头儿。还别说,真的没到半个小时就有了头绪。
知道顾问单位老总一般都是六点以前起床,看看时间已经六点过五分了,便立即拨通了他的电话。
老总听了我的想法后异常欣喜,要求我上班后的第一时间和对方老总直接联系,探探他们的口气。放下老总的电话后,便开始分析起了卷宗中我认为应该注意的细节问题。
上班时间一到,我便拨通了对方老总的电话,没有想到这老总听了我的处理意见后也非常感兴趣。说是基本可行,让我一手托两家,把合作方案起草好,他们十二号开个股东会商量一下。同时建议我也去参加他们的股东会,假若其他股东提出疑问,好让我当场解释一下。
一个扯了多年的法律问题,学习心理学时,突然想到处理方法,并且得到了双方老总的初步认同,这可能真的就是心理学上说的“第六感觉”吧!
白天杂事多,不能集中精力写这种大型材料,再说了离十二号,还有整整十三天,就算提前五六天给对方,我这儿也还有七八天的时间,放到每天晚上写,按照我平时的速度,是保证完成得了任务的。
前天下午老婆提前回家做饭,我下班后,急急地回家胡乱了吃了点儿,就到办公室写起了方案。
虽说是心里知道怎么处理,但要真正整理成文字材料时很多地方还是需要认真斟酌的。
写着写着,有个问题真的想不到表述方法了,正焦虑着,电话突然想起,对方直截了当地说:“贾哥儿,这个周日过来喝酒。”
说实话,我真的不知道对方是谁,便问道:“你是……”
“我是你刘哥儿,不认识了?”
“刘哥儿好!可能是手机前几天掉到水里的原因,音不纯正了,真对不起!”
“刘局长侄儿子,想起来了吧?”
刘局长跟我这么多年的兄弟,提到他我不可能不知道,便想起来了四年前刘局长请我帮他侄儿子写个不小的材料的事情。
写了整整一天,晚上交卷时,他的侄儿子只是说有机会了请我吃饭,竟然连交费的客气话提都没有提。
因为是刘局长的侄儿子,刘局长这人又是一个非常值得尊敬的人,况且这么多年又没有请我帮过任何忙,所以不可能收人家侄儿子的费用,虽然他反复交待要我正常收费的。但从内心来说,还是不可能收费的。
按理说,反正自己本身也决定不收人家的费,人家不提就不提算了,但人家真正不提时,自己心里却又失落异常……
事情过了上十天,刘局长电话叫我到他家喝黄酒,我带着老婆高兴的赴约去了。
虽说刘局长比我大了不少,但这么多年我一直是叫他哥哥,把局长娘子叫嫂子。吃饱、喝好后聊天时,嫂子对我说:“小贾,那么大的材料你怎么才收了他一万块钱?他又不是缺少钱的人。你刘哥给他说的好好的,至少也是两万。前两天他给我们送点儿牛肉来,我们才知道你只收了一万。”嫂子转头,以命令的口吻对刘局长说:“这马上要过年了,叫他赶快给人家小贾也好好地搞点老家的牛羊肉、鸡子过来……”
听了嫂子的说法,我一时不知道怎么插话了,想了想后,硬着头皮说:“嫂子说的啥话?你们的侄儿子也是我的侄儿子呀,人家也把我当叔叔看的,我怎么可能给人家写个材料还收费呢?再说了今年我们去荆州过年……”
后来嫂子告诉我,他是刘局长的家门侄儿,应该只是按照辈分的大小叫的……
说这些,扯的有点远了,话还是回去说刘局长的侄儿子,也就是那个刘哥儿跟我打电话的事儿吧!
我问:“什么好事喝酒呀?”
“老爹八十大寿。我老爹是老大,刘局长是最小的。”
“寿宴设在哪儿?”
“老家,我给你发个定位,这个号码就是我的微信号,你的微信号我不知道……”
“你老家我跟刘局长一起去过的,开车两个小时左右,可是我不会开车。”
“大巴很安全的,快到时电话过来,我到车站接你就行了。”
我想了想说:“反正还有个把星期,要不改日再说吧!……”
今天早上刚刚上班又接到那个刘哥儿的电话:“要不这样的,贾哥儿,你直接给刘局长说一下让他把你带上,你们是平辈之间好说话些……”
实在听不下去,但我这人又天生地不擅长拒绝别人,听着听着,心里毛焦焦地起来了……
恰到好处地办公室来了咨询的人,我便打断对方的话,说:“刘哥儿,这样吧!我会安排的,你就不操心了,办公室有事儿了。”
接待完咨询者后,我索性给刘局长电话过去:“哥哥,这个周六、周日有啥安排?”
“球安排,你嫂子前两天还在说想到你们老家浪一圈子。”
“好呀,那就周六、周日由你跟嫂子定时间,我来通知老家就是了。”
过了十几分钟,刘局长电话过来:“小贾,这样的,周六我们到你老家红椿坡,周日我们一起,把小胡带上到你嫂子娘家吃中午饭,她外甥子结婚,请你帮忙看个日子……”
今天晚上顾问单位的方案正写在劲儿上,电话突然响起,吓了我一跳,又是那刘哥的:“贾哥儿,是跟刘局长一起回来吧?”
“刘局长这几天出差了,周日回不来了……”
“那就你来吧!下车前给我电话就是了……”
“我早上是要不停地喝水,不停地上厕所的,所以……有羊就赶得上山,早晚跟刘局长一起到你家给老爹敬个酒就是了……”
说实话,我不可能单独去给那个刘哥儿的父亲祝寿,但第六感觉告诉我,刘局长根本就不知道那个刘哥儿父亲八十大寿的事情,所以我就打了他的电话。
二0二一年十二月二晚于市府路1号
十堰楚郧法律事务有限公司、心理健康管理工作室。
电话:0719-8682896、13872801780。
qq:729887056;微信:jsw7238760。
地址:十堰市茅箭区市府路1号万象国际城2单元603室。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