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堰广电
查看: 124|回复: 0

[公告] 十堰周刊2021年51期文学(张静)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1-12-27 15:15:19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我以一场痛疼制止另一场痛疼(14首)
□张静


是一根针轻探皮肤时
抵御这个词便弓起了背

有的极缓  有的尖锐
就像这秋,一日紧过一日的风
以及雨淋湿的凉意

这些针以不同的运行进入痛点
制止了更为猛烈的痛
就像开在远山的菊感触的痛感
它以筋骨的柔韧度
承接 隐忍 获取
并最终亮出骨质的密度
  
◎一片云表述的事物
云在压低
前方的半面天空 天空下的这段路
云还遮盖着眉宇

云带来愁绪云还将带来舒朗的气息
游走一生  一个人始终走不出一片云
云  似乎书写了人生

藏在骨头里的雨滴、风的呼啸
这些叫人凝重的事物
需要云的游走  穿梭

关于疾病  呻吟 眼泪
通常都掖在生活的背面
你看  一片云滤净忧伤

◎一枚词的行走
一枚词总在路上
左推右攘
一枚词从没上路
仓促行走的途中
刚调动起来的词意被举了又举
奔忙出场的生活后
它们就像一只被棒喝的小狗
呜咽着退回到墙角

◎彼夜
衰老是件好事
终于可以捋着鬓角的白发说
一个被时间堆积的人
不再和生活较真
过多地去揣测
尘世的风云

在一个清风明月夜铺开纸张
这难得一见的蓝天和白云间
我会写下
朗朗晴空

搬居新室
整理衣物 日常生活
也不忘拂过旧书上的尘埃
这些个我前半生的铺垫
后半生继续深入
临摹的人间

◎ 遗失
白桦树叶剥开的天空可供遥看
林间正盛的草坪恰到好处地绿
条椅任交织的情感 落座
美人蕉夺目的红 自由地黄
长尾巴的鸟嬉戏打闹吵醒这儿的静谧
野鸭也是成群的
它们在滩涂上游曳、滑翔 恣意此生
你我都是失败之人
对于那些倦怠的世事总是束手无策
这个辽阔的秋日午后
你我一起相互找到
又相互遗失

◎暂时
我暂时还不能将自己取出
我暂时还不属于这个星期六
有风的傍晚  赋闲的人行道
那池开了近两个月的荷
以及她们输送出来的清凉
暂时都不属于我

我将还在期间
我将还不能松绑
就像雨中的那棵树
我还不能将自己伐倒
我还将撕裂 破碎
并因此获取此生的圆满
  
◎终于
终于回到夜
秋虫的吟唱漫过窗纱 漫过我
终于可以暂时停下来
听见虫鸣听见自己的心跳

终于不再将自己投掷出去
一次次去触碰生活的硬度
深夜燃起大火将白日置于灰烬
我将怀抱深夜成为梦的孩子

人已入秋
不该说的话就不说
不想见的人就不见

我终于不再为难自己
当风刺痛我的眼睛
我说你看啊
风好大

◎节省
从节省行走的每一步开始
减少髌骨的磨损
膝盖的弯曲程度
取决重置的此生

陡峭的不宜攀爬的人生
就不要再走下去
缓步 慢行 迟钝
余生不长的时间
我都必须节省
直到节省下粮食 空气
节省下身后的那片土地

◎大玻璃窗
是这扇大玻璃窗
推开了对面林立高楼
马路上车流的嘈杂声
也被这层玻璃隔断
此时  窗外的喧哗和热闹
于我只是一幅画
寂静   默然
此时 窗外的景象那么远
一扇窗替我独守
一扇窗还原生命以真相

◎那晚今时的月光
月亮从昨晚那棵香樟树冠升起
停留在今晚第二棵香樟树尖
她照见的香樟树浓郁 饱满
她映照的人间层次分明
人群里人影婆娑
她的光源只对准心灵
最寥落的地方

譬如今晚   她如此决绝
将一个人沁凉的影子
抛进偌大的黑夜里

◎我们终究都是孤苦无依的孩子
石头 草木 瓷件器物 木块
蓝印花布 以及悦耳的旋律
床头的读物
都是我的自然段
某个黑色时刻
嵌入我的生命
病理一样与我共生

同时 他们是我
拥抱自我的方式

我们穷极一生寻找的
同时也是正在丢失的

我们不断走进的人群
却是我们极力远离的

曾说过最动听的话原来竟是沉默
记忆里深藏的原来是独自被酒浇醒的那晚

◎爬山帖
山一直在高处
山是挺立的
山上养育灌木  林木 草木花色
以及说不清也数不清的生灵
山容许一条或数条栈道攀援
当然还会有无数条小路
隐在山林顺山势而走

某一个阳光晴好的午后
会有三五友人结伴而行
将散漫的步履丢在山野
直到暮色爬上山顶
发散温柔且刺目的光芒
你我才徐徐下到山底

回望一下午攀爬的山岭
山依然宽厚站立冷峻世间
一下午的时间
我们只是爬到山腰
我们只是隐在山里
并始终在低处 盘旋 打转

◎一个母亲的隐身术
说喜悦 幸福 合和 携带红色的词
说阳光  明媚 鲜艳的事物

择日 备酒 和顺
一个家有女儿的母亲时刻在学习
藏在这些用意后面
只在女儿出门后一人独坐时
才将自己以泪水的方式托盘而出

◎瓷说
筛选  品味 下单  期待
然后是打开那一刻
快慰的奔涌
这一段山一重水一程的迷恋

世间 所爱的人越来越少
而你
不管是光洁还是粗鄙的
从选料  捏制  入窑
进入一场高温 痛苦的裂变后
成色 成釉 成形
暗合于我  与我相互映照
一块泥成功地塑造了自己的一生

不管你来自哪里
景德镇 山西 山东 河北
而今站立在我的桌上  案头
成为我每天能看到的欢喜

这叮叮当当的人生
无不是我想要描述的
属于我的
看似坚挺却脆弱的人生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