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十堰
查看: 22571|回复: 2

[散文] 一天的幽怨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2-26 08:17:0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阅读模式
0

欢迎来到爱十堰社区,赶紧注册,参加分享吧!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一天的幽怨
贾斯炜

这些日子父亲不行了,处于完全不能自理的状态,且没有任何意识的情形,加上年底法院集中结案,为了不影响工作,尽量减少应酬,就在宾馆租了一个房间,一住就是上十天。
截止前天下午,此前法院通知的阳历年前的最后一个开庭案件闭庭,至此,一年的工作总算告一段落了。
昨天到了办公室,一天内遇到三件特别微少,而又让人感到对世道无所适从,让人或多或少有些幽怨的事情。

1、半天劳动的报酬
我是早上四点之前开的办公室门,因为灯亮着外面看得到,刚到七点,突然响起了沉重而又急促的敲门声,我立即放下手中的活儿去开门。
没等大门完全开启,一三十多岁的男子道:“吓老子一跳。”
“你敲门就是要进来的,有啥子吓的?”
“找你们打个官司……”
“进来说吧!”
男子进得办公室,将我们的办公室巡视一番后,道:“还行,条件还可以,你是公司的什么人?”
“你有啥具体的事情,直接说吧!”
“让你们老板跟我说话?”
“我就是,你说吧!”
这男子夸张地将我端详了半天,疑惑道:“你就是老总?”后,硬生生地盯着我,我没有支声,这男子停顿了一会儿又道:“那就请你吧!”
“说说具体的事情。”
“我在建筑公司上班,他们没有给我买社保,没有跟我签订劳动合同,解除合同后没有支付我经济补偿金……”
“你在公司从事什么工作?”
“叫老子砌墙。”
“上了多长时间班?”
“半天。”
“为什么只上了半天?”
“老子年青青儿的让老子砌墙,老子要给他看场儿,他不干,他不干老子也不干,就这样搞翻了。老子问他要工资,他只给了老子一百块钱,后来搞不过老子,给老子加了五十,老子不干,最后一点儿一点地加……”
“最终给你了多少工资?”
“四百。”
“也就是说,你半天就拿到了四百块钱?”
“嗯!咋叫半天就拿到了四百?”
“那你还要要求人家干什么?”
“没有签订劳动合同,所以要给我双倍工资。现在只干了半天,说明我半天的工资是四百,双倍应该是八百,所以还差我四百。还有所有社保加起来应该是三百块钱左右,解除劳动合同的经济补偿金应当是半个月的工资,按照一天八百的标准,应该是一万二千块……”
“你的这些主张都给老板交流了没有?”
“说了,他狗日不搞儿,所以老子请律师给我打官司。”停顿了一会又道:“今儿的就决定请你……”
“对不起,我确实没得时间……”
“你挂的牌子就是法律事务公司,你没得时间给我想办法就是了。”
“没得时间怎么想办法?”
“给我安排呀!”
我想了想道:“行,你先到大厅地坐会儿,等到上班了我给你安排,具体怎么合作你跟人家谈。”
“那谈个球,让他直接给我办就是了。”
“不行,涉及到人家的收入问题。”
“收入个啥子?我是要工资的,难不成还要给你们交费?”
“是的,所以要你跟人家谈呀。”
“不行,那我就请你。搞这事儿又不出球个力气。”
“出不出力气是次要的,关键是我刚才给你说了我没有时间。”
“没有时间就算了?没得那么容易吧!”
“那你要我怎么办?”
“你挂的牌子是搞法律服务的,你拒绝给我办案,你就不应该承担责任?”
“承担什么责任?”
“你不是搞这一家的,我就不会正门早来找你了,我这拿时间找您就不是时间,就不是钱?”
“这前后也没得半个小时,给你赔偿五十块钱。”说着我掏出了五十块钱递给他。
“不行,我的工资标准你刚才也是知道的。”
“给你一百,行不行就正些儿。”
“扯蛋,谈都不谈。”
“要是不行你找个第三方确认一下,我该不该给你,该给你好多?”
“我不找,要找你找。”
“报个警,让警察来确定一下行不?”
“派出所我去多了,还从来没有输过理的……”
我想想也是,这种人坐到你这不走,报个警,警察来了把双方都搞去“等待询问”,关上个半天一天的是正常的事情。人家随便说个理由,警察还不一定会为你说话。遂又和他继续“谈判”。
几经讨价还价,与这人达成一致,给了他两百块钱,这个人拿到两百钱后,道:“今儿算便宜你了……”

2、不该把酒放在桌子上
中午下班前,好久没有见面的远方文化界一朋友来访,老朋友突然来访,我两口子异常欣喜,老婆立即回家取了一瓶保存了十几年的茅台接待。
到了酒店,我们把酒放在桌子上面的玻璃旋转桌面上,服务员上了两个菜后,另一中年服务人员进来了,说是转盘没有放好,就把已经上的菜和我们的酒都拿下旋转桌面,放在桌子边上,开始收拾旋转桌面下面的小转盘。
突然“咵”的一声,酒瓶就甩在了地上成了碎片,我还没有反应过来,服务员非常镇静地对我说:“对不起!”
本想好酒接待朋友,见眼前这一幕,使我一时不知道怎么说,但见服务员已经“道谦”了,就想让老婆打的回家再找一瓶好的拿来算了,便对老婆说:“你……”
服务员可能是见老婆面色不好,向我肩膀上一扒,小声道:“谁叫你把酒放到桌子上的……”
可能是酒瓶打碎的声音外面的人听到了,一男服务员立即进来打扫碎片。碎片刚刚倒入垃圾桶儿,一“管理”人员进来了,对我道:“老板,对不起!”
可能是老婆也听到了服务员说的那句话,一直就没有起身回家的意思,对这管理道:“我们的酒咋搞?”
管理拿起垃圾桶里面一个较大的瓶碴子,看了看,道:“标签没有了,我们不知道是什么酒。”
我道:“盖子上面还有标记,你看看就是了。”
主管找到盖子,看了看,道“那你说咋搞?”
“你把盖子拿到对面茅台酒店的看看就知道了。顺便带一瓶来。”
管理一时无语……
我想了想,好像是让人家赔一瓶有点儿过意不去,遂道:“你们这有啥酒,给我们一瓶,中午有喝的就行了。”
管理见我放松了口气,道:“确实对不起!我来吧台上看看。”说着走出了我们的包间。
过了几分钟,管理拿着一瓶酒进来,道:“我们给你们拿的这个是我们这里最好的,您看……”
我一看,其实就是百把来块的酒,也不想太为难人家,遂问道:“这种情况,是服务赔偿还是酒店赔偿?”
管理道:“肯定是从服务员工资中扣取。酒店是不担责任的。”
我想到老婆回家拿酒也待很多时间,再说,如果真的让服务员赔,可能人家一个月的活儿算是白干了,看看大家道:“将就一顿……”
大家同时都表示同意。
上菜过程中,有两道菜是这个管理亲自给我们端上来的,也可能是想让我们心理宽慰一点吧!
菜上齐前,这管理亲自进来给我们大伙儿斟满了酒,我对这管理表示感谢后道:“其实人家那个服务员也是好心的,人家也不是我们这个包间的服务员,只是路过发现了转盘有问题,上菜后可能压偏,才进来处理的。如果人家不来处理,酒可能不会打,但是转盘偏了,汤泼了,烫到人了可能就不是一瓶酒的问题了。所以,建议你将这个事情从管理角度上分析一下,就不要扣人家这个服务员的工资了。其实人家这个服务员也是从责任的角度才进来自理的……”
管理表示同意我的观点,一定会特事物办的。
饭后结了账,我们就径直到了办公室。好一会儿不见老婆回来,遂电话过去,老婆说等一会儿就上来了。
十几分钟过后,老婆来到办公室,我问:“在后面干啥子?”
老婆道:“出酒店时见到打碎酒的那个服务员好像很伤心,见我们出来后有意地向别处走,我上去问她中午赔我们的那瓶酒怎么决定的?她说:管理已经决定,并且知了领班的,从她这个月的工资中直接扣除……”
我问老婆:“你为什么还在那么关注这件事儿?”
老婆道:“一个中年妇女到酒店打工肯定家景不是太好,自己估计也没有什么特长。出来时看到人家怪可怜的,就不经意上去了……”
老婆问服务员:“中午赔我们的那瓶酒到底多少钱?”
服务员说:她也不知道具体价格,反正是酒店决定从她当月工资中扣二百一十块钱。
于是老婆就给了这服务员两百块钱,这服务员不敢要,老婆说:“你自己承担十块钱是一个教训,你也不容易……”
服务员一时感动地流下了眼泪,老婆道:“知道为什么今天要让你们赔我们酒不?”
服务员道:“是我搞打的。”
老婆道:“不对,是你没有担当,你当初不应该给我男人说,我们不应该把酒放到桌子上……”

3、不收费包赢不找后账
下午上班不多久,一男子勾到身子来到我们办公室,叫我舅舅。
我问:“你是?”
“不认识我了?我是常姝的丈夫……”
“好像有点恍惚。常姝我倒是知道,是我的外甥女,也是我的同班同学。你有什么事情?”
“还是那年的事情。”
“哪年?什么事情?”
“我的一个案子O七年①二三月间找你,你安排你们单位上老方办的。
“什么案子?”
“要钱的。”
“具体是什么事儿?”
“运输费的事儿。”
我问明双方当事人名字后,要老婆到楼下的保管室查一下,把卷宗拿上来看看是怎么回事。
老婆找钥匙时,我问这人:“现在怎么了?”
“我当时给你们交钱了。”
“打官司肯定要交钱的。是不是老方没有给你办?”
“但是他给我打输了……”
“打官司谁敢保证必须打赢,首先只是看看你有没有道理,你有道理就建议你打,你没得道理就建议你不打。”
“但我当时找的你,是你安排老方的,老方开庭还是我开车送的。”
“你的案子开庭,你本来就要到庭,顺便带一下老方怎么了?”
“我给他出钱了。”
“第一,你本来就应当交钱,人家老方也要生活;第二,本身差旅费就应当是当事人出。”
“那他给我打败了。”
“一审还是二审?”
“一审。”
“最终是什么情况?”
“二审是我自己打的,证据是我自己取的。”
“二审是你自己打的官司,材料是谁给你整理的?既然是证据是你自己取的,你第一审怎么没有取?”
“二审才想到了针对一审判决补充证据。”
“谁给你想到的这个补充证据的方法?”
“外甥女婿”东张西望地就是不回答我的这句问话。
我继续道:“你今天到底要做什么?”
“看看那钱咋搞?”
“官司胜败是正常的事情,更何况你的钱最终拿到手。看样子你也四十多的人了,在外面混,你也应该有个正常的思维方式吧!”
“当时因为我们是亲戚,我才找的你呀!”
“其实找谁都是一样的,难道找舅舅给你打官司,你就应该不给舅舅的钱?”
“我是冲着我们是亲戚才来的。你安排老方给办,他要是不收费,我就没得说的,我不仅要让他给我打到底的,就是败了,我肯定也不会来跟你理论的。”
见我们三观不一致,无法正常交流,便问这人:“老方收了你多少钱?”
“三千。”
“你案子是多少?”
“什么叫案子是多少?”
“你自己要了多少钱回来?”
“十八万。”
“十八万的标的正常收费是可以收到一万二的,人家老方只收你三千,也就是只收了你四分之一的钱,难道老方就没有人情在?舅舅就没有人情在……”
“那我找你干啥子?……”
我突然想了很多事情,对老婆说:“估计也没有什么卷宗了,就是有也正门多年了,很难找到。”又对这个人道:“说说你的要求?”
“也不说要你退三千,你自己看。”
“你说开庭是你带老方到法院的,给你补偿五百块的油钱,你打个收条完事儿。”
“舅舅,这亲戚道理的,我也懂法,也是个懂道理的人,外甥子我来一趟,你五百块钱能拿得出手?我们是亲戚,我天天坐到你办公室陪你上班,陪你回家,我也去舅舅那吃饭,在舅舅家住,难道派出所会说我错了?”
通过这些年对派出所的了解,这种情况他们是不会说人家错的,一般就是说:经济纠纷,自己处理。并且,一般还会补充几句:“因这事儿打架了,斗殴了,那就是我们的事情。要钱是要钱,不能打架斗殴的噢!”之类的话。
于是我道:“算了,给你退八百。打个条子吧!”说着将纸和笔递了过去。
“舅舅,你我是只值八百块钱的人?就是外甥我到你家里吃一段时间,住一段时间,生活费也不止八百块钱吧!”
最后我想,他如果是因为当初我们收了他的钱,他因为心里不爽,来闹一下算了也就好说,如果是一个喜欢“敲钉打邪”的主,也就只能通过法律处理了,遂用坚决地、不可否定的口气道:“给你一千,行就打个条子。”后对老婆道:“点一千块钱拿来。”
“你说一千块钱可能不?舅舅。”
我没有理会他。
不一会儿,老婆拿了一千钱过来,我对这人说:“舅舅就正门多,同意就打条子。”再次将纸和笔递了过去。
这人虽然是迟疑了一下,还是接过了纸和笔,条子打好后,我让他把身份号码写到上面,他说:“身份证没有带,记不得了号码了。”
我说:“行车证上有。”
“我过来时没有开车,是坐公交车过来的。”拿起钱就往身上装……
我提示道:“当面不为是非,数一下吧!”
这人没有理会我的提示,只顾装钱。我说:“如果你是常姝的丈夫,十年内我们肯定还是要见面的……”
没等我把话说完,这人就囚着身子径直出门去了。
这人走后,我们没有具体的事情了,和老婆一起到保管室查了半天的卷宗,好像正如我当时所言……
写到这里,细细想想,类似这些事情,可能不只是哪一个人的幽怨吧!
【注释】①O七年:公元2007年。
O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凌晨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发表于 18-12-27 12:29:4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 0

组织活动: 0

 楼主| 发表于 18-12-29 10:35:3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帖奖励
赞  评分 回复
分享到:  分享一下 QQ好友和群QQ好友和群 QQ空间QQ空间 腾讯微博腾讯微博 腾讯朋友腾讯朋友
下载十堰广电新闻客户端,发布分享更方便!

使用道具 举报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